贫穷让人饥饿

含光第十六

如水眉眼:

卧槽 收下我的膝盖


灯花鹿:



——大胆推测《魔道祖师》的创作灵感源头,并叙事手法和理论应用简析 




以下称呼《魔道祖师》为《魔道》,作者墨香铜臭为“秀秀”。
多数内容来自于百度百科,没技术含量,是顺藤摸瓜就能搜到的各种线索。
文盲如我,需要秀秀用新修版给开启简单模式才能多悟到一些点,也肯定存在着各种肤浅、偏颇和想太多,看在同为书粉作者粉的面上,求轻拍。 




一、灵感源头考据




首先感谢 @哈拉希 某一天把夷陵广陵秣陵几个地名都罗列到了一起,才让我给广陵这个看起来可替代性非常高的地名分了一些注意力过去,突然就想起一个在历史课本上读到后就很喜欢的曲名——《广陵散》。







  1. 《广陵散》,中国音乐史上著名的十大古琴曲之一,魏晋琴家嵇康以善弹此曲著称。
    一个大写的“魏”字,首先就合上了《魔道》男主角魏无羡的姓。
    后记中,秀秀提到“大体风俗从魏晋南北朝和唐代那一块”。打开网页,很简单便搜寻到一篇名为《魏晋南北朝男性美容现象窥探》的文章,提到“当时许多名士追求的是女性化的美,他们非常讲究化妆,脸上涂脂沫粉,身着华美的衣服,以上流社会的男性为主体,上至皇帝、王公贵族,下到文学家、哲学家等等,几乎人人如此”,知名的包括曹植、何晏等。设定莫玄羽那个惊悚的妆面,也许跟这个民俗有关。
    清谈会也是魏晋那个时代特有的。




  2. 近代琴家杨时百所编《琴学丛书》的《琴镜》认为此曲源于河间杂曲《聂政剌韩王曲》。




  3. 东汉蔡邕《琴操》版本中,这次刺杀是一个为父报仇的故事。 
    虽然到底是韩王还是韩相,考据上多有分歧,但终归不离韩国。由此可以联想到聂家与温家的死仇、聂明玦的河间王之称,以及带有同音字寒的温若寒。




  4. 《史记》版本中有聂政原本为一市井“屠狗辈”的记载,还有身死之后,其姐“绝险千里”奔赴相认的描写。
    与聂氏祖上屠户出身完全相符,与温氏姐弟的情节部分相合。




  5. 全曲贯注一种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纷披灿烂,戈矛纵横”。
    跟老祖羡“横笛一支吹彻长夜”时的气势蛮像的喔。




  6. 曲本四十一拍,去引外,孝己所闻止三十三拍,后续成八拍,总四十一拍。
    合新修版里最终明确下来的,蓝忘机所受三十三戒鞭之数。




  7. 全曲始终贯穿着两个主题音调的交织、起伏和发展、变化。
    音乐专业知识我不是很懂,但是看到这个描述就会联想到《魔道》前世今生的双时间线写法。




  8. 《广陵散》小标题:(前略)正声:取韩第一,呼幽第二,亡身第三,作气第四,含志第五,沉思第六,返魂第七,徇物第八,冲冠第九,长虹第十,寒风第十一,发怒第十二,烈妇第十三,收义第十四,扬名第十五,含光第十六,沉名第十七,投剑第十八(下略)
    《魔道》章节标题命名规则完全与之相符,一字不差的“含光”也远比新章节名里的“汉广”直白多了。作为一个文盲,修文之前什么都领会不到,修文之后只领会到了 “汉广”,想来也就只有秀秀,能从“含光”想到“汉广”了。
    亡身返魂等字样,也很眼熟。




  9. 在前人对《广陵散》曲起源的考据中,有认为“余以为叔夜作此曲也,晋尚未受禅,慢商与宫同声,臣行君道,指司马懿父子权侔人主,以悟时君也。”
    可见前人也认为《广陵散》是一部影射时局的作品,如果它的确是一切的起源,那么把世道写得活灵活现的《魔道》,立意高度实在对得起这起源的水准,并无辱没。


    二、使《广陵散》名扬天下的名士嵇康,多半是主角魏无羡的原型。







      首先我们看一下客观的资料中,嵇康身上有哪些与魏无羡相似的地方。 







  1. 嵇康可谓魏晋奇才,精于笛,妙于琴。
    奇才与笛。




  2. 善弹广陵散 ,秘不授人。
    似乎有那么一点阴虎符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感觉。




  3. 身长七尺八寸。
    魏晋应该是沿用秦汉制一尺23厘米,算下来179.4,与重生这一世的身高差不多。




  4. 擅长丹青,擅长书法,工于草书。
    魏无羡画画是把好手,就是不肯好好写字。




  5. 司马昭曾想拉拢嵇康,但嵇康不合作,因此颇招忌恨。
    当时司马氏准备篡权,结合前人曲评,认为《广陵散》是影射时局之作,便有了那么一点金光善因为魏无羡拒交阴虎符,当众揭穿自己意图而记恨上了他的感觉。




  6. 嵇康对那些传世久远、名目堂皇的教条礼法不以为然,更深恶痛绝那些乌烟瘴气、尔谀我诈的官场仕途。他宁愿在洛阳城外做一个默默无闻而自由自在的打铁匠,也不愿与竖子们同流合污。所著《声无哀乐论》也将音乐从政治功用和情感效用中独立出来,明确了音乐本身的艺术性和客观性。
    隐约可见魏无羡云深不知处求学时对善恶正邪的惊人论断,和改修鬼道之后的学术创新能力。




  7. 同为竹林七贤的山涛邀他做官,他拒绝并写了文化史上著名的《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然而临死前,还是将自己的儿女托付给了山涛。
    来摘录一些《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里一些文字,算是嵇康本人对自己的主观评判。以下是白话文解释。







- 我喜欢睡懒觉
- 还有我常常要说一些非难成汤、周武王和轻视周公、孔子的话……必为世俗礼教所不容
- 我的性格倔强,憎恨坏人坏事,说话轻率放肆,直言不讳,碰到看不惯的事情脾气就要发作




嵇康工作上不配合山涛,但又能死后托孤,导致我现在山涛的眼光都不太对了,总是想到魏无羡那句“弃了吧”,和陈情一收便是十三年的江澄。叹气。








三、大量体现文学功底、用意深远的设定和细节




从设定和细节里,看得出秀秀文字游戏玩得飞起,糖刀都不要命地发。《渣反》里飞机爸爸,不,上清华巨巨,一个名字就让读者笑翻上天,多半也是因此定下了苍穹山十二峰主的“清”字辈。




《魔道》里就更多了。
想必大家都还记得秀秀公布蓝曦臣详细设定那天,短短十二个汉字,转发八千。我也是查询完涣字别的含义之后,糊着一脸的科普在键盘前跪了。虽然初版没有写出来,但是结合“涣然冰释”这个词,和能解释“曦臣”二字的日为君月为臣的比喻,可见的确是早就设定好了的,正如新修版后记所说,这才是真正的“原版”魔道。




扯远了,我们回来列举一下还有哪些设定上的小机关。如果觉得是我想太多,请一笑而过~




人名:







  • 魏字拆开一委一鬼,既可以看做魏无羡形势所迫不得不委身于鬼道,也可以解读为走了鬼道之后委屈得要死。




  • 江氏夫妇的名字,大约来自于“江枫渔火对愁眠 ”,渔便是虞,火指的是虞夫人的火爆脾气。




  • 晓星尘的名字,大约来自于“长河渐落晓星沉”,残忍地暗示着就算天快要亮了,晓星尘也不是那颗还会继续发光的启明星,只是黯然隐没的众多殉道者之一。




  • 由此联想开去,我的注意力落到了金凌身上,希望他的名字是在暗示“凌晨”的“金星”,的确他身上牵系的是金家的定位,他走正道,未来的金家就会走上正道,世间会多一份强大的正义力量,聂怀桑日后不作怪当然最好,要是想作怪,也会被蓝江金三家及时联手压制住。




  • 再结合宋岚。宋岚名字带风,合“清风明月”,晓星尘佩剑霜华,合“傲雪凌霜”,尘和琛只差一个发音 ;岚字拆开风在山下,大约是寓意下了山的晓星尘。宋岚讨厌外人碰触,看行为举止似乎很硬,但瞒着晓星尘生怕他知道真相这一点又体现着心软,和晓星尘言行举止随和的软,坚定维护正道之心的硬,仿佛太极双生,互为表里。




  • 连点睛召将咒语的典出处《南苑逢美人》作者何思澄的名字,秀秀都一个字也没放过,全部用上:何素、思思、江澄。 







兵器:




避尘。商天子三剑之一的  “含光剑”, “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设定中避尘剑身是透明的,而纵观全文,似乎除了特别、好看,并没有其他特殊用意,这描述倒更像是指蓝忘机心意,当年的魏无羡一无所知。
至于如何定下“避尘”之名,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重磅证据,我唯一能联想到的是蓝家家训“为一人而入红尘”。领到“避尘”剑时的蓝忘机尚未遇上魏无羡,自然是未入红尘,番外里魏无羡祸害避尘的举动只怕又有玄机。——有心避尘无可避,所谓天命之人,便是要来将自己拖入红尘之中的。
也是因为有这个想法,我才不讲理地想要把二人最初结缘的那酒“天子笑”拆字解读为“天命之子的笑”。这个脑洞,自己都觉得稍有点惶恐了。




随便活泼跳脱;陈情听起来仿佛一肚子情意要诉,一肚子冤屈想说;聂明玦的霸下意为长寿;反派小分队恨生难平降灾,物似主人形。




其他设定:







  • 牡丹中有姚黄魏紫名品,金家设定中一直在强调金星雪浪,原本就有金光瑶一个“瑶”字,新修版又加了一位路人中算戏很多很抢眼的“姚”宗主,不知道是不是秀秀又在给读者开简单模式。




  • 《草木》一章取名的用意,我文盲想不到那么深,经提醒得知《离骚》里有一句【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应该是暗指晓星尘的陨落。其中40章的简介,读来更是“霜雪”变“霜血”,迎头一把屠龙刀。







综合以上三点,我大胆猜测如下。




《魔道》的立意和灵感源头是《广陵散》;
秀秀从中借鉴了章回命名规范、时代背景,定下了全篇的立意高度;
因拆字结果大有文章可做,方便埋伏笔,由此确定了魏无羡的姓和主体情节,再从嵇康的身上取了部分性格特征;
从含光联想到汉广,定下了避尘剑的外观特征和忘羡感情线的基调;
从《广陵散》的两个主题音调得到启发,尝试双线写法;
从《聂政刺韩王曲》中确定了聂家与温家部分人名和恩怨梗概。








四、伏笔




秀秀看起来不仅情节上很喜欢埋伏笔,在文字表现方面也很喜欢互文,同一个梗反复用,营造呼应或者是强烈对比之感。而这些细节,很多都是在读第二遍第三遍无数遍时才能体会到,所以部分读者才会大呼《魔道》有毒,停不下来。
由于这一部分讨论的是写作手法,所以不限于初版还是新版。




《魔道》里面,我特别喜欢的一段话是乱葬岗二次围剿失败后、众人在莲花坞决定揭发金光瑶时魏无羡的心理活动:“当年他们是不是也像今晚这样,一群人聚集在某一个地方,开了一场秘密的会议,指天指地骂了一通,然后就决定要围剿乱葬岗了?” 
这是借魏无羡之口明白问出的,最具有现实意义的一处呼应。




其他呼应的情节有:







  • 开头第一章就写道“身死之后,盖棺定论。所论内容大同小异,偶有微弱的异声,也立刻被压了下去”。在初版中对那封检举信虽有质疑,忘羡二人也是学了乖,最终选择了闭口不言。




  • 茶盏酒盏之类物件。魏无羡可以躲掉莫夫人砸他的那个茶盏,但是金光瑶没躲开金子勋砸他的酒盏,更不敢躲金夫人砸他的茶盏。




  • 最初魏无羡在纸上给蓝忘机鬓边绘花,后来便在百凤山围猎大会上,在云梦酒肆楼台上,多次给他掷了真正的花。




  • 前世魏无羡蒙了眼,蓝忘机才敢出手;这一世蓝忘机喝了酒,魏无羡才敢出手。两人超越各自日常的“隐忍”与“调笑”状态,人生第一次管不住自己,举止正式地上升到情//欲级别的场合,都是在对方事后可能不知内情或者没有记忆的时机,生怕毁了二人之间的关系,足见一样的小心翼翼。当然魏无羡那次最终暴露了,还为了不毁掉关系宁可给自己泼点脏水。




  • 蓝曦臣笑弟弟“从不往家中带客”,温情说魏无羡“还从没往乱葬岗上带过人”,只怕二人都是有心点化提醒。




  • 新增了不少强调魏无羡“没钱”的细节。




  • 文末魏无羡用“那仇人会不会将孟诗五马分尸”来暗示又是一出“聂明玦”公案,警告怀桑切勿重蹈金光瑶的覆辙 ,又将觊觎阴虎符之人的外貌明确到了“少年”,暗示着新一代“薛洋”已出现。 











五、书里观世道,书外演世道。 




榜单前列、同人爆红的作品不是没有,但是具有跨越次元壁的“预见性”的作品我真是第一次见到,对这一点我非常感兴趣。




往小了说,很多台词直接可以引用来点评事件,和同为书粉作者粉的基友用梗逗趣等等。往大了说,也有两个令我十分震惊的发现。




纵观全文脉络,魏无羡自己经历了崛起、被黑、惨死、重生和洗脱五幕;秀秀也经历过作品迅速走红、被群起抹黑、退出微博、回归微博和到现在有一批坚定书迷的过程。可以说作品里双线,作者与作品也是双线,称一句并轨封神我感觉并非言过其实。




第二个例子是前一阵出现了一个作者黑,移花接木用秀秀2014年对《渣反》同人的鼓励表扬充作对《魔道》天雷同人的认可支持,拿去忽悠雷文吐槽的主页君当枪,后来很快被揭穿,主页君也删除了此条。为了不污大家的眼,不放截图,仅作以上简述。
这件事情里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多此一举的打码。
黑明明已解码作品、作者和角色名,却在同一图中还要对截取的秀秀发言里的人名打码。我由此联想到义城篇,薛洋假扮晓星尘,宋岚刚说过他为晓星尘所杀,接下来就说是为身后之人所控。仔细想想,恍然大悟。
多此一举的打码,背后的真相就是“二者并非同一人”。宋岚的善意打码是提醒,作者黑的恶意打码是掩盖,然而真相是盖不住的,所以宋岚提醒的讯息会被魏无羡接收到,黑掩盖的恶毒用心会被众人揭穿。
真是一出作者书里写世道,粉黑屏前演世道的双线大戏。




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我觉得大约是因为逻辑二字。书里的人物是人,屏幕前的读者也是人,只要书里写得有逻辑,那么在书外相符和重现,就不奇怪了。




何为逻辑。




不谈学术说句大白话,逻辑其实是心理学上的规律,如果甲做了什么事,乙接下来可能会作何反应,事态将如何演变。当读者觉得作品情节走向与自己三观冲突、不能理解和接受时,就会认为作者或是幼稚脑残,或为商业化强行改情节等等,不然何来喷官方OOC的粉转黑呢。我们先不去鉴定每个人自己的逻辑是否符合普遍观念,不谈整体只谈个人自己,毕竟不能互相理解的人群是存在的。




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何写出了《魔道》的秀秀,会在访谈的推书环节推了心理学名著《乌合之众》。秀秀说过,人物性格定下了,他们会如何互动,情节很自然地就出来了。




体现心理学应用的还不止人物互动。




《渣反》里秀秀说了,飞机爸爸的种马文吸引沈垣看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妖魔怪物体系的详细设定,姑且可以当做原著向不会过多提及,到了写《魔道》这个一看名字就像是学术流的文的时候,还是避开了。去掉活人变的走尸凶尸,出场的真正妖魔鬼怪寥寥无几,屠戮玄武看上去是个大Boss,结果没几天就让身上还带着伤的少年忘羡Game Over,危害具有持续性、最难根除、连举世家之力都要十几年地从长计议的,竟然是一个水行渊。




水行渊的设计极为精妙,仿佛是人心之渊“难以根除只能转而去祸害他人”的具现化,埋了全文最深远的“苏涉自傲又敏感”一条伏线。差点被吞噬的苏涉,意味着他终究为自己心结所控;要救人却也因此把自己搭进去的魏无羡,表现的是他出发点没错却事态失控、反受其害;最后还是只有蓝忘机能挽救魏无羡。 




《魔道》写的是世道是人生,看似终成神仙眷侣发了满座的喜糖,可那是主角的待遇,芸芸众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不知道蓝曦臣什么时候能从三观碎裂的冲击中走出来,为了盯着聂怀桑防止他真的走错了路,为了盯着封棺之地防止真有人侵入,忘羡二人,到底还是不能过上无忧无虑,只打怪不闹心的舒舒服服小日子。




这本小说,写作《魔道》,读作磨刀啊。








-------------------------------------------------




要被晋江长评机制搞死啦,发两次都只能显示200字,还不进自己的评论列表,只能举报自己求管理员给删,怒摔。


评论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