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让人饥饿

真心话大冒险 版本A(一)

水墨成夜:

我醉了。。。。真的,因为我发现自己关于这个梗的设想中有根源性的冲突,所以只好写两个版本……版本A是从原作的观音庙之战后第三个月为故事起点,夹带其他CP(比如追凌、双道长)……版本B是按照阅读未来中“读到一半大家来做游戏”的时间线进行的……两个版本的区别,一个是忘羡两人是否互通心意,一个是参与的人物和他们所知晓的剧情有所不同,第三点就是版本B只有忘羡、轩离两对CP。


看到自己在标题中写了(一),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洋洋洒洒五千字还只是开了个头儿。。。。。请让我哭一场


真心话大冒险规则:由出题人想出一个0~99的整数,其他人按照座位顺序依次猜测这个数是什么,出题人在别人猜过后需要给出这个数是比大案多了还是少了,之后再猜数的人必须在缩小了的数字范围里选择。最后猜中答案数字的人将受到惩罚,“真心话”和“大冒险”二选一,受罚者将是下一轮的出题者。


 


 


 正文:


 


       当魏无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对面坐着刚刚还拉着自己在冷泉里胡闹的蓝忘机。不过,此刻这人衣衫整齐,抹额端正,面无表情,除了浅色眸子里显露出的诧异之外,完全就是众人眼中那个冰冷雅正的含光君。魏无羡想到那双修长好看的手上一刻还游走在自己的身上,便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蓝忘机的目光死死盯着那灵活无比的粉红舌尖,手指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但是两人之间不可描述的对视被一声颤抖的轻唤打断了。


       那是江澄的声音:“姐?”


       魏无羡一怔,然后头猛地转向右侧,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做了十几年云梦家主的江澄眼睛通红,看着坐在魏无羡右边三尺开外的那名女子。


       魏无羡似乎都听到了自己脖子在缓缓转动过程中所发出的声响,视线随之右移,入目之人乃是一身白色衣裙的江厌离。


 


       魏无羡仿佛一下子就傻了。


       江厌离笑得很温柔:“阿澄,阿羡。”然后她将视线投向自己的正对面,目光如水:“阿凌。”


       正对着江厌离的金凌瞪大眼睛看着很陌生却又好像很熟悉的母亲。婴孩时便丧母,他本应没什么关于江厌离的记忆,但是只一眼,他就知道,这人就是他的娘亲。已经成为金家家主的他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忍了好一会儿才没让眼泪流出来,低低地叫道:“阿娘。”


       江厌离听到这一声唤,瞬间眼睛也红了:“好孩子。”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魏无羡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变了:“师姐……”


       江厌离看着皆是神情激动的儿子和两个弟弟,叹了口气,然后弯起眉眼:“我借着游戏的契机,回来看看你们。”


       连同蓝忘机在内的四个人一齐不解:“游戏?”


       …………


       …………


       一个时辰后。


       魏无羡觉得难以置信:“所以我们必须要去玩那个叫做‘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江厌离颔首:“是,否则无法离开这里。”


       几个人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看似没有边际的空间。


       金凌忽然道:“若我短时间内不想离开,岂不是不去配合就好了。”


       江厌离摇头反对道:“可是如果故意拖延时间不配合,你们就会被永远留在这里,现实中的身体也会陷入‘死亡状态’。”


       金凌不甘心:“我好不容易才看见娘亲……”


       江厌离安抚地抱了抱已经比自己高的孩子:“即使只有这一点时间,阿娘也觉得很高兴。我的孩子长大了,而且那么出色,我和你爹都相信,你会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一宗之主。”


       金凌脸红红的,眨眨眼:“爹没有来吗?”


       江厌离也有些遗憾:“这里只能有十二个人。”


       原本默默看着这对母子交谈的江澄和魏无羡同时一怔:“十二个人?”


       再一次环视四周,魏无羡确定这里真的只有他们五个:“可这里只有我们。”


       江厌离微笑道:“他们就在这里,不过就像你们四个有我进行解释一样,其他人也会有对应的人物为他们解惑。在大家全都准备好之前,是看不见其他队伍的。”


       魏无羡望着神情温柔的江厌离,开口道:“师姐,对不起……”


       江厌离摇头:“我已经知晓了你们的很多事情,阿羡,别说对不起,不夜天时推开你的事情,我从不后悔。”


       魏无羡愣愣的:“知道了、很多事情?”


       江厌离眼神里带了点揶揄:“比如——你和含光君。”


       一向脸皮很厚的魏无羡忽然就不太好意思了:“师姐……”


       江澄震惊:“姐你很高兴?!”


       江厌离眨眨眼:“为什么不高兴呢?”


       江澄脸色古怪:“那是断袖。”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江澄看到了,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江厌离很真诚:“只要真心喜欢,是男是女其实不是多重要,两个人在一起能幸福就好。”


       魏无羡心里暖暖的,这是他以为永远也收不到的来自家人的祝福和支持。


       金凌看了看依然空荡荡的空间,疑惑道:“别的人怎么这么慢?那个游戏的规则好像没有这么难理解吧?”


       江厌离的神情有点古怪:“很明显不是因为游戏规则的问题。”


       魏无羡转了转眼珠,猜测道:“这些人之间有恩怨纠葛?”


       江厌离摸摸弟弟的头:“阿羡一下就猜对了,想不想知道其他人都是谁?”


       魏无羡点点头。


       江厌离便抬起手轻轻击了三次掌——瞬间,五个人面前浮现出几排闪着光的端正字迹!


       江厌离:魏无羡、蓝忘机、江晚吟、金如兰


       金光瑶、聂明玦:蓝曦臣、聂怀桑


       晓星尘:宋子琛、蓝思追


       江澄惊得嘴都合不上了:“这、这——”


       魏无羡也呆了,看着中间那行的四个名字,喃喃道:“修罗场啊……”


       蓝忘机眸光微动。


       金凌则直接喊了出来:“蓝愿?!他也来了?”


       江厌离看看面上又惊又喜的儿子:“大概是觉得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更玩得开?”


       金凌闻言撇撇嘴:“我不是孩子了。”


       魏无羡声音有点飘忽:“金凌啊,你就只看见思追了么,你看看他上面那一行还有谁……”


       金凌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见过的那一行字,人顿时就结巴了:“小、小叔叔和赤锋尊?!”


       江澄难以置信:“他们去接蓝曦臣和聂怀桑?!真不会打起来吗?!”


       江厌离也很怀疑这种安排是不是在搞事情:“也许——不会?毕竟敛芳尊和赤锋尊打了两个多月,最近已经不至于一见面就动手了。”


       蓝忘机:“两个多月?”


       江厌离无奈:“观音庙之战后,他们俩就出现了——当时阿瑶、额,敛芳尊好像完全没有理智一样和赤锋尊大打出手——你们可能不清楚,作为魂魄是没有原本的修为做底子的,所以这两个人的魂力相差无几,顿时斗得昏天黑地。他们一场打斗最后用了六十九天才算完事,把我们这群旁观者都看累了。”


       魏无羡注意到自家师姐更改了对金光瑶的称呼,明白她到底还是介意当初那人把金子轩引到穷奇道的事情,不禁想:师姐心性温柔,但其中不乏刚韧,到底是云梦江家的女儿。


       他又看看那闪着光的“聂怀桑”三个字,不禁想要扶额:天晓得这组人会出什么问题,也不知道赤锋尊是先揍亲弟弟一顿,还是聂家兄弟一起再和金光瑶打一架……泽芜君一定会疯的……


       蓝忘机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兄长,蓝曦臣闭关后情况一直不好,心绪杂乱,心魔难消。如今与那三个见面,真不知会不会刺激过大。


       几个人安静地又等了半个时辰,期间不时地交谈几句,倒也不算太过难熬。


       终于,空间里响起三次敲钟声,其他人的身影渐渐浮现,各自坐在了一个位置上。很难形容新出现的每一个人的神情,因为除了表情还算单纯正常的蓝思追,其他人都是一副三种以上情绪杂合在一起的显在脸上的状态。


       魏无羡发现自己左前方远一些的地方,端坐着脸色苍白、目不斜视的蓝曦臣,因为就在他旁边,坐着一身金星雪浪袍的金光瑶。



       十二个人坐在这里,却是一片沉寂。


       这时,江厌离仰头看到那三行发光的字迹缓缓消失,轻声道:“游戏开始了。”    


       随即他们围坐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圆形石台,上面摆着两个小小的檀木盒子,一个上面刻着“真心话”,另一个则刻着“大冒险”。两个木盒子中间是一沓白纸和一个类似于风邪盘的东西,此刻那铜盘上的指针正直直地对着蓝忘机。


       江厌离开口:“规则都各自讲完,含光君,请做第一轮的出题人吧。”


       蓝忘机点点头,思考了一会儿,在心中确定了一个数字——众人便看到中央的那沓白纸最上面的一张一下子卷了起来,悠悠然浮到了圆台之上的半空中。


       蓝忘机清冷的声音道:“出好了。”


       风邪盘的指针对准了晓星尘。


       晓星尘的脸上不再有生前那透着血色的蒙眼纱布,一双明眸好似星辰:“五十。”


       蓝忘机道:“多了。”


       晓星尘微笑,那根青铜指针转向了聂怀桑。


       脸上似乎带着阴影的聂家家主扯扯嘴角:“二十五。”


       蓝忘机:“少了。”


       魏无羡干咳一声:“不用这样吧……”还让不让后面的人活了。


       聂明玦看了眼亲弟,道:“三十。”


       蓝忘机抬眸:“猜对。”


       只见原本浮在半空中的那张纸抖了抖,缓缓展开,上面清楚地写着的数字“三十”,然后就自己燃成了一小撮灰烬。


       聂怀桑一怔,好像没有想到是自己大哥第一个被罚。


       聂明玦绷了绷脸。


       空间中响起一个机械的女声:“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聂明玦看了看圆台上的两个木盒子,硬邦邦地道:“真心话。”


       随后他便从飞到自己面前乖乖停下的木盒子里,随意拿出了一个纸条。


       纸条上围绕的迷雾散尽,聂明玦看清楚上面的字之后脸色有些僵。


       冷冰冰的女声道:“说出你一生中,心里最关注的三个人的名字。”


       沉默了好久,聂明玦才开口:“聂怀桑、孟瑶、蓝曦臣。”


       坐在旁边的聂怀桑抬头去看自己神色不算自然的大哥。


       金光瑶笑得很怪:“孟瑶?我该感到荣幸吗?”


       聂明玦阴沉沉地看了对面之人一眼:“不必,一开始就是我自己看错了人。”


       蓝曦臣微微张嘴:“大哥……”


       聂明玦看向蓝曦臣时,目光柔和了一些。


       那个女声道:“通过。出题。”


       聂明玦阖目想了一下,睁开眼:“好了。”


       第二张纸浮上了半空中,指针移动,对准了江澄。


       江澄抽抽嘴角,胡乱说了一个:“八十九。”


       聂明玦默了一下,道:“少了。”


       众人皆是看向江澄,眼神莫名。


       魏无羡苦大仇深:“江晚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坑人?!”


       江厌离看看两个弟弟,笑了笑,道:“九十一。”


       聂明玦又默了一下,看看江厌离旁边那个披着莫玄羽皮子的夷陵老祖,道:“多了。”


       魏无羡的表情扭曲了。


       旁观的金凌和蓝愿没忍住笑出了声。                    


       魏无羡委屈:“师姐,你是不是嘴上说原谅我了,心里还是不肯?”


       江厌离无辜地看着他:“不是的阿羡,我是想给你多留一些选择的空间,没想到……”


       魏无羡无力:“九十。好啦好啦我知道要受惩罚,我选择大冒险。”


       江厌离的表情很微妙地动了动,眼看着弟弟从“大冒险”的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条——


       毫无情绪的女声响起:“亲吻在场的一名同性。”


       场内一片沉寂。


       魏无羡悠悠然站起来,一步一步缓缓走到了蓝忘机面前,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手扶住他的脸,双腿跨坐到他的身上,调笑:“在下被逼无奈,不知含光君能否赏个脸啊?”


       蓝忘机盯着面前人水色的唇瓣,然后什么也不说,直接将魏无羡的脸从后方按过来——张嘴吻住!


       江澄脸都青了,手哆哆嗦嗦指着这两个大庭广众之下亲热的人,还两个都是男人!


       金凌和蓝思追脸涨得通红,急忙别开脸不去看那纠缠在一起越吻越热烈的两个人。


       晓星尘尴尬得离蓝忘机的位置远了些,眼睛望向宋岚的方向,眨了眨:此时要是还蒙着眼睛就好了。


       聂怀桑也算是看过不少类似的“惊悚场面”了,因此端住了表情,无奈地偷偷看旁边一脸青筋的聂明玦。


       金光瑶呵呵一笑:妈的,我死之前就虐狗,现在还虐狗!


       蓝曦臣原本不好看的脸色透出了薄红。


       过了很久,蓝忘机和魏无羡才分开,两人皆是满目爱意地凝视着对方。


       江厌离重重地咳了一下,道:“阿羡,回来出题。”


       魏无羡抚摸着蓝忘机的抹额,眼里亮晶晶的:“二哥哥别急,等回去了我们再‘天天’也不迟。”


       蓝忘机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腰,一手掏出干净的手帕为他擦了擦嘴角的痕迹:“嗯。”


       众人:噫——辣眼睛!


 


 


       魏无羡红着嘴唇大咧咧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眼珠一转就道:“想好啦!”


       第三张白纸卷起升到了空中。


       宋岚想了想,道:“十一。”


       魏无羡咧嘴:“宋道长猜少了。”


       下一个是蓝思追,他觉得若是能不把范围缩得过小是最好的,毕竟太小了后面的人不好办啊:“十二。”


       魏无羡瞟了一眼他:“心眼那么好?猜少了。”


       金光瑶微笑:“九十九。”


       魏无羡撇撇嘴,似乎很是遗憾:“多了。”


       蓝曦臣:“十六。”


       魏无羡这下乐了:“多了!”


       接下来要猜数的金凌:……这是报复吗?这绝壁是报复吧喂!


       金凌磨牙:“你——”


       魏无羡摊手:“不要怪我,你运气不好罢了。”


       俊俏的少年垂头丧气,胡乱选了一个:“十五。”


       魏无羡打了个口哨,挤挤眼睛:“猜对了!”


       金凌愤愤地瞪了这个还算是自己长辈的人一眼,没好气道:“我选真心话!”


       然而纸条一拿出来,他就傻了。


       冷冷的女声重复着题目:“说出心中所爱的名字。”


       原本嘻嘻哈哈的魏无羡也是一愣,看看脸色僵硬的金凌,道:“他才多大,还没有恋慕之人吧?”


       江澄也皱眉:“这题目不大妥当。”


       江厌离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要不试试说‘没有’?”


       金凌为难地看了下几位亲人,小声道:“没有……”


       那个女声没有起伏道:“说谎。”


        众人:……


       魏无羡吃惊:“金凌你有喜欢的人了?是哪位仙子啊?要不要我去帮你做个媒人?”


       江澄嫌弃地看了一眼魏无羡,然后转向自家外甥:“何不早言,你这年纪本来也可以定亲了。”


       金凌努力压下心中的慌乱,余光瞥到蓝思追也在看着他,不禁咬咬牙,道:“有,他叫蓝愿!”


       江厌离深深地叹了口气。


       蓝思追睁大了眼,看着恶狠狠喊出他的名字的金凌,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少年接任金家宗主之后,面对那些明枪暗箭时的倔强和坚毅。


       江澄愣了,然后蹭地站起,一双细眉几乎要立起来了:“金凌你说什么?!”


       金凌破罐破摔道:“我心慕之人叫蓝愿!”


       江澄脸色青白,紫电在这里用不了,便撸起袖子:“小兔崽子!今天我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江厌离一把拉住弟弟:“阿澄别急!”


       魏无羡也站起身劝道:“先别动手,打他解决不了问题。”


       但江澄的怒气值一下飙到最高:“魏无羡!你和蓝二怎么回事我懒得管也管不着!但是金凌——他不一样!他是兰陵金家的家主,也是金家嫡系唯一的血脉,他的道侣,决不能是个男的!”


后语:这个梗真的要写一年了。。。。

评论

热度(263)